您好!今天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报道
家庭怎样成功戒毒

家庭怎样成功戒毒

                   绝不放弃你!30次戒毒3次自杀的女儿 

                                                 知音杂志社-记者:申良

顾瑛,20岁之前的她,青春世界无限明媚:从小品学兼优、貌美如花;15岁成为上海第一批模特,月薪过万;18岁加入一家港企做主管,一单交易就挣到33万;19岁买下一套100平米的高层公寓……

如此年轻的人生赢家,生活岂能不顺?然而,就在此时,顾瑛陷入了毒品的漩涡,生活从此腥风血雨:她30次戒毒又复吸,3次自杀未遂,在生不如死的地狱整整挣扎了十年!漫漫长路上,是她的母亲李淑华,如灼灼灯塔一样陪伴并守护着她。母亲的坚守,能让顾瑛戒掉毒瘾吗?

      美丽人生戛然而止,吸毒毁掉大好前程

无数次,顾瑛都想回到20岁,那时的她,美丽耀眼,一切还有重来的机会……

1972年阴历2月19日,顾瑛出生在上海徐汇区复兴中路的一个铁路系统家庭。父母都是干部,家里还有一个比自己大三岁的姐姐。从小,顾瑛就喜欢能干贤惠的母亲,讨厌风流倜傥的父亲。10岁那年,顾瑛放学回家,听见母亲李淑华对刚下班的父亲说:“不要再在外面招惹女人了,孩子都那么大了。”父亲听完,抄起桌上的东西就向母亲砸去,顾瑛赶紧上前去护母亲,结果一个瓷盘砸到她的左手臂,鲜血如注。李淑华慌忙带女儿去医院包扎。

在从医院回家的路上,顾瑛仰着小脸对李淑华说:“妈妈,等我长大后,一定赚好多钱来养你。”听到女儿这番话,李淑华不由地展露笑颜。

光影如梭,一晃顾瑛就到了读初中的年纪。那些年,她一直生活在父母争吵打骂的环境里,一心想要逃离出去。1989年的暑假,邻居一个女生找到顾瑛:“今天是中华时装模特队报名的日子,你能陪我去吗?”顾瑛满口答应,两人随后来到时装队报名处。谁知,身材高挑面容姣好的顾瑛一下子就被面试官看中,鼓励她参加面试。结果,顾瑛从3000名报名者中脱颖而出,经过三个月的培训,顺利签约了一家时装队,走上了五光十色的T台。

工作第一个月,顾瑛就拿到3800元的演出报酬,当天晚上,她兴奋地把3500元交给母亲:“妈妈,我自己留300元,余下3500元给你。”当时,李淑华虽然在单位属管理层,工资也不过几百块钱。捧着这一大笔收入,李淑华的泪水流出了眼眶。

模特队走南闯北的演出,让顾瑛的眼界日益开阔。然而模特界人员复杂,让顾瑛很不适应,她常常想起母亲的话:“女孩子要洁身自好”。为此,两年之后,顾瑛离开模特队,加入上海沪港金属制品公司。因颇有商业头脑,顾瑛在进入这家企业不久,就担任了该公司的业务主管。在公司里,顾瑛不仅负责原材料的采购,还打理企业各种事务。她曾在一单地产交易中,轻松挣了33万。她在内环买下100平米的公寓,俨然成了最先富起来的一群人。

1992年,她在洽谈公司业务时,认识了装修公司的老板金国威。金国威高大帅气,一眼看中这个年轻貌美的女孩,随后对她展开猛烈攻势。从小缺爱的顾瑛,很快接受了金国威的感情。没认识多久,顾瑛就把男友带回家。席间,李淑华见女儿一直用深情的目光看着金国威,她有些不放心,偷偷叮嘱顾瑛:“谈恋爱,要先把对方了解清楚,别糊里糊涂的,最后自己吃亏。”顾瑛满不在乎地点点头。

半年后,顾瑛在男友家看到他用锡纸吸食白色粉末,就问男友:“这是什么东西?”男友含糊地说:“这是烟,吸了以后有助于睡眠。”由于工作节奏快,顾瑛也常常失眠。有一天,她模仿男友,把一张口香糖锡纸取下,用手指甲挑了一点粉末放在锡纸上,再用打火机在下面烘烤,顿时锡纸上腾起一缕淡淡的青烟,顾瑛用吸管对着青烟吸食。这时,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从身体内腾起,吸完后,她便倒头睡下。谁知这一睡就是24个小时。有了第一次的快感,顾瑛每当身体疲惫时,就会去找这个粉末。

她不知道,自己已经陷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30次戒毒3次自杀  母爱灼灼是唯一的灯塔

几次吸食后,顾瑛的毒瘾越来越大,吸食量也从刚开始的零点几克,发展到每次一克的量。为了方便,她干脆辞掉工作,住进了男友家。

因为动作隐秘,顾瑛瞒了母亲三年。1995年的夏天,她在美国工作的姐夫回到上海,这天,顾瑛陪同母亲去姐姐家。傍晚时分,一家人正准备晚饭,顾瑛突然哈欠连天,鼻涕长流。她以为自己感冒了,就走入另一间房,掏出香烟沾白色粉末准备吸食,刚巧姐夫进屋拿东西,看到顾瑛的举动,连忙问:“你吸的什么烟?”顾瑛回答:“香烟啊!”姐夫喝道;“这哪是香烟,是海洛因!你吸食这个,要倾家荡产的!”顾瑛这才知道,自己一直吸食的是海洛因。他们的对话声,惊动了李淑华,听闻女儿在吸毒,她冲进来,脸上写满吃惊,神色严厉地对顾瑛说:“立即把它戒了,跟小金一刀两断!”

然而此时毒瘾正在顾瑛的体内发作,她感到自己就像掉进冰窟,身上盖着三床棉被,依然寒冷无比。李淑华看到女儿生不如死的样子,深深自责:“瑛瑛啊,都怪妈妈不好,是妈妈没有照顾好你!”顾瑛拉住母亲的手说:“妈,我一定会把毒瘾戒掉。”

可是,等到当天晚上,顾瑛实在熬不过去,趁家人不注意,她穿着睡衣冲出去,拦下一辆出租车直奔男友家。由于身上没带钱,她让男友付了车费,然后直奔房间,抓起吸食工具,使劲吸了起来。

女儿的复吸,让李淑华心如刀割。她知道戒毒这条路充满艰难险阻,她能做的,就是陪女儿一直走下去。从此之后的每个周末,她都要求顾瑛回家,希望在自己监督之下,女儿能戒掉毒瘾。

1995年年底,李淑华主动向单位提出转岗申请,由管理层转到后勤,以方便有更多时间监督女儿。可是,只要在家超过两天,顾瑛就会挺不过去,好几次毒瘾上来,她都把母亲推倒在地,逃出家门。有一次,顾瑛用力过猛,李淑华后脑勺撞出了血。

顾瑛的父亲虽然在外花天酒地,但对女儿的事也略有耳闻。有一次,顾瑛回到家,听到隔壁房间父亲冲母亲发火:“这就是你养的宝贝女儿,好端端的一个家都要被她败光,丢不丢人!”听了父亲的话,顾瑛心里很不是滋味,她暗暗发誓一定把毒瘾戒掉。

第二天,顾瑛起床后发现父亲已经出门,母亲正忙着煲汤。她看到母亲红肿的眼睛,刚想上去安慰几句,母亲抢先问:“你昨晚怎么样?”顾瑛回答说:“没啥”,李淑华欣慰地点点头,问道:“听说浙江有家戒毒所不错,你是否想去?”顾瑛一口答应。

两天之后,李淑华向单位请了长假,带顾瑛来到天目山下的一家戒毒所,在缴纳1万元费用后,顾瑛净身走进戒毒所,李淑华则住在附近一个小旅馆。十天后,李淑华将顾瑛接回家。回家当晚,顾瑛对母亲说:“我去附近理发店弄下头发。”李淑华点头答应。谁知,到了理发店,顾瑛的毒瘾就发作了。恰好男友来电,顾瑛更加控制不住,她等头发做完,不由自主地来到男友家,弄了一克海洛因吸食起来。吸完后,一种负罪感油然而生。等她第二天回家,李淑华什么都明白了。她没有痛骂女儿,只是语重心长地说;“你接触毒品好几年了,一下子戒可能让你难以承受,但你必须克制自己。”看着母亲失望的表情,顾瑛心中充满了懊悔。

几个月后,李淑华再次把女儿送进上海一家戒毒所。在戒毒所的第二天,顾瑛躺在床上,回想着自己被毁掉的人生,感觉万念俱灰。她决定结束自己的生命。当晚,她走进浴室,用毛巾裹住手,猛力将窗户玻璃砸碎,然后用碎玻璃把手腕割破。结果,她被室友及时发现。母亲得知后,立即来到戒毒所,温情地对她说:“瑛瑛,你何必这样,妈妈永远不会抛弃你,妈妈会一直陪伴你戒毒成功。”母亲的一番话犹如滴滴春雨,滋润着顾瑛的心。

但是三番五次的戒毒,并没有消除顾瑛对毒品的依赖。1998年年底,顾瑛的房子、首饰,全部积蓄都被她和男友消耗殆尽。12月的一天,男友将她的一件貂皮大衣换成了5克毒品,这件大衣是顾瑛与男友的“定情物”,她为此很恼火,两人发生激烈冲突。在男友用绳子捆住她的手脚后,顾瑛以回家取钱为由逃出了险境,从此与男友一刀两断。

为防止女儿遭到男友骚扰,李淑华决定搬家。她看中灵石路的一个二手房,与丈夫商议后,他们在一个月内将旧房卖掉,然后搬进了新家。顾瑛也为此换掉了手机号。只是搬了新家后,顾瑛的父亲很少回来,也再没往家里拿过钱。

新的环境没有阻止顾瑛的发作,她开始找各种理由向母亲要钱。李淑华忍住不给,顾瑛就把刀架到自己脖子上。李淑华只能忍痛拿钱,让女儿出去。很快,家里没钱了,李淑华只好找亲戚借。亲戚们都劝她:“她吸毒是烧钱,你帮她戒毒也是烧钱,没有用,你看看哪个人戒毒成功?”李淑华却坚定地说:“我相信瑛瑛能戒掉,一次不行就二次,二次不行就三次,哪怕我把房子卖了,也要帮她戒掉!”母亲掷地有声的话,让顾瑛又羞又愧。

1999年4月的一个晚上,又一次戒毒失败的顾瑛给姐姐顾琳发短信:“姐姐,原谅我对母亲的不孝,希望你以后经常回家看看妈妈……”然后迅速写下一封遗书。做完这些,她将偷偷积攒的200片安眠药吞进口里。顾琳接到短信后,就给母亲打电话:“妈,你去瑛瑛房间看一下。”已经睡下的李淑华,急忙来到顾瑛的房间,由于高度近视,她没有看出什么异样。半小时后,她再次来到女儿房间,打开灯,灯光下安眠药的包装赫然在目。李淑华连忙大喊女儿的名字,拨打120把她送进医院抢救。此时洗胃已不起作用,然而经过血液置换,奇迹出现了。昏迷中,顾瑛听到母亲的声音:“瑛瑛啊,你怎么这么想不通,我不是一再说,只要你有信心,戒毒这一关,你一定能够闯过。”三天后,顾瑛苏醒过来,看到床边满眼血丝的母亲,愧疚的泪水当即滑落。

尽管这次顾瑛起死回生,但她自杀的念头并没有消除。1999年10月,顾瑛听说过量的毒品也能致人死亡,她就跑到外面租了一间房子,买好毒品,穿上最爱的红衣服,把一克的海洛因溶解在安眠药里,对着自己的静脉注射。谁知,三天后,她居然醒了过来。后来她才知道,因为药水太强烈,她一下子昏迷过去,针筒里的药水没有全部注射进去。

醒来后,她躺在床上,默默哭了很久。她想:既然老天不收我,那我就该好好活下去!她回到家,对母亲说:“妈,你再把我送到戒毒所吧,我一定要戒掉。”李淑华抱着女儿,当时1.73米的顾瑛瘦得只有92斤,李淑华摸着她苍白干瘪的脸,含泪鼓励道:“你连死都怕,肯定能戒掉!”

涅槃重生,感恩从不放弃我的妈妈

2000年2月21日,李淑华凑够1.2万元,将顾瑛送进了浙江一家戒毒所。两周后,李淑华坐火车去接女儿,对她说:“瑛瑛,明天是你的生日,回家妈妈摆一桌酒,给你冲冲喜。”顾瑛点头答应。谁知3月6日中午,顾瑛出去剪头发,又遇到了以前的毒友。心瘾上来,她早忘了饭店还有亲人在等她。

那一天,李淑华从中午盼到晚上,忍受着一桌亲戚的数落。独自回到家中,李淑华有一刹那的绝望,但转念告诫自己,一定不能在女儿面前流露脆弱。这时,李淑华想到了报警,让女儿强制戒毒。她主动打电话到闸北区派出所,交代了女儿的情况,当天下午,两位警察就来到家中。晚上9点多,顾瑛回到家。一推门,两位警察已经等她多时了。她惊恐地看着母亲,李淑华却告诉她:“是妈妈举报的。”顾瑛懵了,心中燃起滔天的怒火。

2001年3月7日,顾瑛走进了上海女子劳教所。从没做过家务的她,完全不适应里面艰苦的生活。16个人的小房间,十天才能洗一次澡,每天要在车间做毛绒玩具。毒瘾上来,她整个人都在打颤,坐在凳子上都坐不住,但还必须抖着手穿针引线,不然就要受到惩罚。一个月后,李淑华去探望她,顾瑛看着母亲嚎啕大哭,发誓与她断绝母女关系。为了发泄悔恨,她用指甲掐自己的手臂,结果两只胳膊青一块紫一块,李淑华对顾瑛说:“不管你怎么恨,我都不会放弃你,只要你把毒戒了,你还是我那个骄傲的女儿。”顾瑛听了,只能流泪回应。

此后,李淑华每月两次来探望顾瑛,因为总是为女儿提心吊胆,她常常胸闷胸痛。2001年10月,她在单位体检才知,自己患上了严重的心脏病。于是,她干脆办了病退。同年12月15日,正是李淑华探视的日子。这天一大早她就胸口绞痛,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可是,她强忍着吃了药,仍旧坐车来到劳改所,唯恐错过了探视的时间。

2002年4月,上海阳光戒毒中心的工作人员到劳改所宣传戒毒知识。顾瑛听了之后,当即有了戒掉的信心。为此,她给母亲写了一封信,希望母亲与这个中心取得联系。收到信后,李淑华就给阳光戒毒中心打电话,并专门去了两次,学了很多护理知识。她把学到的知识都记在本子上,每次去探望,就讲给顾瑛听。她还给顾瑛带了一台治疗仪,通过刺激穴位改善身体不适。顾瑛坚持用,果然睡眠好了,食欲也有了,内分泌失调得到了改善。

2002年9月26日,顾瑛终于初步戒毒成功,到了出所的日子。当天上午10点半,劳改所的大门缓缓开启,顾瑛看到了门外迎接她的母亲、姐姐和舅妈,连很少见面的父亲也等在门外。她仰望蔚蓝的天空,深深吸了一口气。兜兜转转数十年,她终于从地狱回到了人间。

回家后,李淑华第一时间带顾瑛去了阳光戒毒中心,戒毒中心的张教授和王医生根据她的情况,为她制定了康复方案。为防止顾瑛再遇毒友,李淑华在靠近戒毒中心的位置租了房子,把家从灵石路搬了过来。这已是她为女儿第三次搬家。

连续半年,她每天带女儿去戒毒中心做义工,那些日子,李淑华不知疲累地忙前忙后,脸上却洋溢着欢快的笑。顾瑛被母亲的情绪感染,积极学习戒毒知识,慢慢与社会接轨。2003年3月,顾瑛作为戒毒成功人员,收获了中科院院士韩济生颁发的奖状和2000元奖金。

就在顾瑛越来越好的时候,李淑华却病倒了。那年4月,李淑华突发心脏病,晕倒在地。顾瑛把母亲送到上海交大附属医院,她以为母亲只是中风,直到医生告诉她“病人需要立即手术”,顾瑛才意识到问题严重。那天下午,医生为李淑华实施了心脏搭桥手术。第二天早上,李淑华醒了,顾瑛无不愧疚地说:“妈,都怪我拖累了你。”李淑华反倒安慰女儿:“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生病的,别为我担心。”在顾瑛的陪伴下,李淑华康复很快。

2004年初,顾瑛回归社会,应聘了一家房产中介公司。那时,不会坐地铁、不会用电脑的顾瑛成了同事眼里的奇葩。但她却在跟同事相处中,变得开朗自强。一年后,中介公司倒闭,顾瑛又跟同事应聘了一家饰品公司,每天站12个小时的柜台,4个小时在来回路上。三个月后,她们的店销售第一,顾瑛得到了老板的赏识,晋升为公司业务主管。2006年年底,顾瑛把当月的5000元奖金交给母亲。李淑华拿着钱,想起女儿16岁那年,第一次把工资交给自己时的情景。那时女儿手里有大把的钱,可是所有的钱都没有此刻这5000元更让她感到安心。

2010年6月的一天,顾瑛回家看望母亲,刚巧父亲在家。她第一次主动问父亲:“这些年你常年在外,不管我妈,为什么不跟她离婚?”父亲吃力地解释:“我没想过要跟你妈离婚,以后我会改的。”可是,就在那年8月,父亲遭遇车祸,不幸身亡。

当时,67岁的母亲身体不好,家里还有94岁全身瘫痪的奶奶需要照顾。为此,顾瑛辞去工作,腾出更多时间来陪伴家人。她将原来公司的线上销售改为网上营销,凭借独到的眼光和人际关系,将她的朋友都发展成潜在客户,她每月购进的衣服、鞋子和饰品,成交量达90%以上,收入可观。

同年9月,顾瑛去阳光戒毒中心做义工,一位25岁的女大学生在母亲的带领下向她求助。眼前的女孩枯瘦如柴,多像曾经的自己;而这位母亲如遇救命稻草般的眼神,卑微的哀求,又多像曾经的母亲。顾瑛的心颤栗了。从那以后,她成了阳光戒毒中心的戒毒师。这对母女也成了她第一个治疗个案。

2011年底,女孩戒毒成功,之后顺利结婚生子。顾瑛也成了远近闻名的戒毒师。2013年至今,应公安局、电视台等各单位的邀请,顾瑛参加了很多公开场合的宣传活动,社会的肯定让她如获新生。

2016年9月,顾瑛结交到一位单身离异的成功男士,对方向她表达爱意,顾瑛将往事托盘而出。男子说:“我爱的正是这样的你。”听了这话,44岁的顾瑛笑了,她从头顶的阳光里看到了深意……

                                                          编辑:王茜

 

来源:中国阳光戒毒防复吸医疗指导中心
2017/4/27  4332人次浏览
本信息仅供您参考。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打印该页
相关资讯
什么样的课程,让他们学得如此走心? (2020/9/3)
和家人一起遇见更好的自己 (2019/11/21)
社会专业机构共同参与,配合政府做好禁毒工作 (2019/11/21)
助人戒毒 我心依旧 —— 纪念第32个“国际禁毒日” (2019/6/26)
同伴心理互助:戒毒场所心理健康教育的新举措 (2018/12/20)
警惕物质成瘾的高危因素 (2018/12/18)
2017年中国毒品形势报告出炉 青少年吸毒人员持续减少 (2018/12/17)
家庭治疗:戒毒康复新模式 (2018/12/11)
防城港市强制隔离戒毒所邀请上海阳光戒毒中心顾瑛导师为戒毒学员开展戒毒知识讲座 (2018/12/7)
上海电视台法治频道——禁毒视窗栏目 《巴山来客》 (2018/12/5)
成功案例
经典案例(32)上海市——一...
经典案例(32)上海市——一...
经典案例(32)上海市——一...
经典案例(31)上海市—— ...
经典案例(31)上海市—— ...
经典案例(31)上海市—— ...
经典案例(31)上海市—— ...
经典案例(31)上海市—— ...
热门资讯排行榜
家庭戒毒·服务内容
尿检板购买
家庭怎样成功戒毒
怎样吸冰毒的?如何发现身边的...
上海阳光(雨露)戒毒指导中心...
哪些是吸食冰毒的工具?吸管锡...
冰毒的危害
青少年吸毒的主要诱因
推荐文章
家庭戒毒·服务详介
家庭戒毒·服务内容
家庭戒毒有效果,曾经的戒毒人...
众志成城 携手健康 抚慰心灵...
全国统一戒毒模式下家庭参与的...
“家庭治疗 预防复吸”服务流...
和家人一起遇见更好的自己
社会专业机构共同参与,配合政...
友情链接
家庭戒毒全国服务热线:021-64108897、021-64544073、021-64538908
地址:上海.徐汇区沪闵路8075号(虹梅商务大厦745室) 邮政编码:200233 电子信箱:shjdzx021@126.com
版权所有@上海德尚生物医学发展有限公司 沪ICP备14049747号